今天是 设为首页 保存至桌面 English 省级站

尼泊尔震后的悲情遗产

2015年05月07日 09:49 来源: 新华网 编辑:赵嫣嫣 进入图片频道

1/6张

查看原图 |
这张5月5日拍摄的照片显示的是尼泊尔加德满都著名古迹猴庙被损毁的古建筑上描绘的双眼。尼泊尔强震过后,据有关统计,约14座加德满都谷地重点古建筑遭到损毁,其中12座为世界文化遗产。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巴德岗杜巴广场、帕坦杜巴广场上包括纳拉扬毗湿奴庙、迪路迦摩罕纳拉扬神庙在内的精美古建筑几乎全部受损坍塌。伤痕累累的老皇宫(哈努曼多卡宫)岌岌可危,大量破碎的砖块和木板被堆放在角落。被损毁的文物遗迹现场已经被封锁,多名当地军人驻守并在考古人员的带领下分拣建筑残片,从中寻找有价值的物件以备将来重建。尼泊尔老皇宫博物馆馆长辛格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传统的尼泊尔建筑多是“头重脚轻”,屋顶含有金属,比基座要沉很多,难以抵抗如此强烈的地震。有专家认为,尼泊尔位于地震带,应该仔细研究后再着手恢复,尤其要减少建筑关键部位的承重,以免令人痛心的结局在未来重演。随着一场强烈地震,曾经的辉煌变为残垣,但美好的记忆存留于心。这些尼泊尔人民缔造的遗产,在沉寂中期待重生。 新华社记者秦晴摄
  • 这张5月5日拍摄的照片显示的是尼泊尔加德满都著名古迹猴庙被损毁的古建筑上描绘的双眼。尼泊尔强震过后,据有关统计,约14座加德满都谷地重点古建筑遭到损毁,其中12座为世界文化遗产。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巴德岗杜巴广场、帕坦杜巴广场上包括纳拉扬毗湿奴庙、迪路迦摩罕纳拉扬神庙在内的精美古建筑几乎全部受损坍塌。伤痕累累的老皇宫(哈努曼多卡宫)岌岌可危,大量破碎的砖块和木板被堆放在角落。被损毁的文物遗迹现场已经被封锁,多名当地军人驻守并在考古人员的带领下分拣建筑残片,从中寻找有价值的物件以备将来重建。尼泊尔老皇宫博物馆馆长辛格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传统的尼泊尔建筑多是“头重脚轻”,屋顶含有金属,比基座要沉很多,难以抵抗如此强烈的地震。有专家认为,尼泊尔位于地震带,应该仔细研究后再着手恢复,尤其要减少建筑关键部位的承重,以免令人痛心的结局在未来重演。随着一场强烈地震,曾经的辉煌变为残垣,但美好的记忆存留于心。这些尼泊尔人民缔造的遗产,在沉寂中期待重生。 新华社记者秦晴摄
  • 5月3日,两名尼泊尔妇女眺望巴德岗杜巴广场湿婆神庙,该神庙顶部坍塌。尼泊尔强震过后,据有关统计,约14座加德满都谷地重点古建筑遭到损毁,其中12座为世界文化遗产。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巴德岗杜巴广场、帕坦杜巴广场上包括纳拉扬毗湿奴庙、迪路迦摩罕纳拉扬神庙在内的精美古建筑几乎全部受损坍塌。伤痕累累的老皇宫(哈努曼多卡宫)岌岌可危,大量破碎的砖块和木板被堆放在角落。被损毁的文物遗迹现场已经被封锁,多名当地军人驻守并在考古人员的带领下分拣建筑残片,从中寻找有价值的物件以备将来重建。尼泊尔老皇宫博物馆馆长辛格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传统的尼泊尔建筑多是“头重脚轻”,屋顶含有金属,比基座要沉很多,难以抵抗如此强烈的地震。有专家认为,尼泊尔位于地震带,应该仔细研究后再着手恢复,尤其要减少建筑关键部位的承重,以免令人痛心的结局在未来重演。随着一场强烈地震,曾经的辉煌变为残垣,但美好的记忆存留于心。这些尼泊尔人民缔造的遗产,在沉寂中期待重生。 新华社记者秦晴摄
  • 这张5月5日拍摄的照片显示,尼泊尔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受损的老皇宫和完全坍塌的加萨满达庙等建筑。尼泊尔强震过后,据有关统计,约14座加德满都谷地重点古建筑遭到损毁,其中12座为世界文化遗产。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巴德岗杜巴广场、帕坦杜巴广场上包括纳拉扬毗湿奴庙、迪路迦摩罕纳拉扬神庙在内的精美古建筑几乎全部受损坍塌。伤痕累累的老皇宫(哈努曼多卡宫)岌岌可危,大量破碎的砖块和木板被堆放在角落。被损毁的文物遗迹现场已经被封锁,多名当地军人驻守并在考古人员的带领下分拣建筑残片,从中寻找有价值的物件以备将来重建。尼泊尔老皇宫博物馆馆长辛格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传统的尼泊尔建筑多是“头重脚轻”,屋顶含有金属,比基座要沉很多,难以抵抗如此强烈的地震。有专家认为,尼泊尔位于地震带,应该仔细研究后再着手恢复,尤其要减少建筑关键部位的承重,以免令人痛心的结局在未来重演。随着一场强烈地震,曾经的辉煌变为残垣,但美好的记忆存留于心。这些尼泊尔人民缔造的遗产,在沉寂中期待重生。 新华社记者秦晴摄
  • 这张5月5日拍摄的照片显示,尼泊尔加德满都著名古建筑猴庙损毁严重,一只小猴从围墙跳过。尼泊尔强震过后,据有关统计,约14座加德满都谷地重点古建筑遭到损毁,其中12座为世界文化遗产。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巴德岗杜巴广场、帕坦杜巴广场上包括纳拉扬毗湿奴庙、迪路迦摩罕纳拉扬神庙在内的精美古建筑几乎全部受损坍塌。伤痕累累的老皇宫(哈努曼多卡宫)岌岌可危,大量破碎的砖块和木板被堆放在角落。被损毁的文物遗迹现场已经被封锁,多名当地军人驻守并在考古人员的带领下分拣建筑残片,从中寻找有价值的物件以备将来重建。尼泊尔老皇宫博物馆馆长辛格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传统的尼泊尔建筑多是“头重脚轻”,屋顶含有金属,比基座要沉很多,难以抵抗如此强烈的地震。有专家认为,尼泊尔位于地震带,应该仔细研究后再着手恢复,尤其要减少建筑关键部位的承重,以免令人痛心的结局在未来重演。随着一场强烈地震,曾经的辉煌变为残垣,但美好的记忆存留于心。这些尼泊尔人民缔造的遗产,在沉寂中期待重生。 新华社记者秦晴摄
  • 5月5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杜巴广场上,一名市民在祈祷。尼泊尔强震过后,据有关统计,约14座加德满都谷地重点古建筑遭到损毁,其中12座为世界文化遗产。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巴德岗杜巴广场、帕坦杜巴广场上包括纳拉扬毗湿奴庙、迪路迦摩罕纳拉扬神庙在内的精美古建筑几乎全部受损坍塌。伤痕累累的老皇宫(哈努曼多卡宫)岌岌可危,大量破碎的砖块和木板被堆放在角落。被损毁的文物遗迹现场已经被封锁,多名当地军人驻守并在考古人员的带领下分拣建筑残片,从中寻找有价值的物件以备将来重建。尼泊尔老皇宫博物馆馆长辛格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传统的尼泊尔建筑多是“头重脚轻”,屋顶含有金属,比基座要沉很多,难以抵抗如此强烈的地震。有专家认为,尼泊尔位于地震带,应该仔细研究后再着手恢复,尤其要减少建筑关键部位的承重,以免令人痛心的结局在未来重演。随着一场强烈地震,曾经的辉煌变为残垣,但美好的记忆存留于心。这些尼泊尔人民缔造的遗产,在沉寂中期待重生。 新华社记者秦晴摄
  • 5月4日,一名士兵在尼泊尔帕坦杜巴广场守护。尼泊尔强震过后,据有关统计,约14座加德满都谷地重点古建筑遭到损毁,其中12座为世界文化遗产。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巴德岗杜巴广场、帕坦杜巴广场上包括纳拉扬毗湿奴庙、迪路迦摩罕纳拉扬神庙在内的精美古建筑几乎全部受损坍塌。伤痕累累的老皇宫(哈努曼多卡宫)岌岌可危,大量破碎的砖块和木板被堆放在角落。被损毁的文物遗迹现场已经被封锁,多名当地军人驻守并在考古人员的带领下分拣建筑残片,从中寻找有价值的物件以备将来重建。尼泊尔老皇宫博物馆馆长辛格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传统的尼泊尔建筑多是“头重脚轻”,屋顶含有金属,比基座要沉很多,难以抵抗如此强烈的地震。有专家认为,尼泊尔位于地震带,应该仔细研究后再着手恢复,尤其要减少建筑关键部位的承重,以免令人痛心的结局在未来重演。随着一场强烈地震,曾经的辉煌变为残垣,但美好的记忆存留于心。这些尼泊尔人民缔造的遗产,在沉寂中期待重生。 新华社记者秦晴摄

延伸阅读

尼泊尔震后的悲情遗产

尼泊尔强震过后,据有关统计,约14座加德满都谷地重点古建筑遭到损毁,其中12座为世界文化遗产。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巴德岗杜巴广场、帕坦杜巴广场上包括纳拉扬毗湿奴庙、迪路迦摩罕纳拉扬神庙在内的精美古建筑几乎全部受损坍塌。伤痕累累的老皇宫(哈努曼多卡宫)岌岌可危,大量破碎的砖块和木板被堆放在角落。被损毁的文物遗迹现场已经被封锁,多名当地军人驻守并在考古人员的带领下分拣建筑残片,从中寻找有价值的物件以备将来重建。尼泊尔老皇宫博物馆馆长辛格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传统的尼泊尔建筑多是“头重脚轻”,屋顶含有金属,比基座要沉很多,难以抵抗如此强烈的地震。有专家认为,尼泊尔位于地震带,应该仔细研究后再着手恢复,尤其要减少建筑关键部位的承重,以免令人痛心的结局在未来重演。随着一场强烈地震,曾经的辉煌变为残垣,但美好的记忆存留于心。这些尼泊尔人民缔造的遗产,在沉寂中期待重生。 新华社记者秦晴摄

收起所有内容